当前位置:主页 > 鲁迅文化基金会 > 网络鲁迅 > > 文章正文

李静剧本《大先生》出版 将鲁迅搬上话剧舞台

发布于2015-09-29   浏览194次   评论0条  
  9月25日是鲁迅的诞辰纪念日,近日,文学评论家、剧作家李静创作的话剧剧本《大先生》由博集天卷出版,《大先生》原名《鲁迅》,曾获得2014年老舍文学奖优秀戏剧剧本奖,这是1949年以来第一次将鲁迅形象搬上话剧舞台的尝试,同名话剧有望于今年年内上演。《大先生》从鲁迅的临终时刻写起,用意识流结构贯穿起他生前逝后最痛苦、最困惑的心结——那是一个历史夹缝中备受煎熬的形象,是一个你从未认识过的鲁迅。 
 
■ 书写鲁迅:戏剧创作的“百慕大三角” 
 
  2009年李静就接到林兆华导演的邀约写话剧《鲁迅》,但在创作上一直干打雷不下雨。其实,萧红在鲁迅逝世5年后就创作了默剧《民族魂鲁迅》,日本剧作家井上厦在20世纪90年代也写出了诙谐风趣的《上海月亮》。李静认为:“只能说,1949年之后的中国剧作家还没有足够幸运的时机和灵感,来自由地呈现这位天才而复杂的作家。” 
 
  李静将鲁迅称为戏剧创作的“百慕大三角”,1960年曾计划拍摄传记故事电影《鲁迅传》上下集,当时的著名演员赵丹请缨出演并获准,他开始在日常生活中模仿鲁迅的生活习惯——比如抽烟抽到根,用小酒盅喝绍兴黄酒,用鲁迅爱用的那种“金不换”毛笔写字……疯魔若此,只为了形神兼备地饰演他挚爱的鲁迅先生。李静说,当时《鲁迅传》万众瞩目,但最后没有拍成。直到2005年,由丁荫楠导演、濮存昕主演的电影《鲁迅》上演,这是第一部以鲁迅为主人公的影片。 
 
  而戏剧舞台一直不乏改编自鲁迅小说的作品,如梅阡的《咸亨酒店》、林兆华的《故事新编》和李建军的《狂人日记》等。但以鲁迅为主人公的戏剧,李静的《大先生》是1949年以来第一次将鲁迅形象搬上话剧舞台的尝试。 
 
■ 孤独形象:从鲁迅临终的时刻写起 
 
  《大先生》不是预期之中的历史剧,也没有以耳熟能详的“斗士和导师”面目示人,而是从鲁迅的临终时刻写起,用意识流结构贯穿起他生前逝后最痛苦、最困惑的心结——那是一个历史夹缝中备受煎熬的形象,“我试图让他成为一面破碎的镜子,同时照照我们的历史和现在”,李静说。 
 
  李静的灵感来源是许广平的回忆文章《最后的一天》,里头写到一个细节:10月19日零时——那时距先生辞世只有五个多小时了——许先生给他揩手汗,“他紧握我的手,我也没有勇气回握他了。我怕刺激他难过,我装作不知道。轻轻地放松他的手,给他盖好棉被。后来回想:我不知道,应不应该也紧握他的手,甚至紧紧地拥抱住他,在死神的手里把我的敬爱的人夺回来。如今是迟了!死神奏凯歌了。我那追不回来的后悔呀。” 
 
  这段话如同一个伤口,使李静在构思过程中不时感到疼痛,“鲁迅的勇毅和脆弱,炽烈和敏感,沉默和爆发,克制和缠绵……时刻对立共存在他矛盾的天性中,直到最后一息,仍彼此纠缠欲说还休。在那生死交界的时刻,爱人未能给他默契的回握和陪伴,他孤单地踏上了无法回归的旅程”,李静说:“我不知许广平先生如何挨过那些心碎自责的日子。我只知,我笔下的鲁迅必须从临终这一刻开始——它是一口沸腾的深井,吸引我跳进去。” 
 
■ 案头工作:从贴心贴肺到冷眼旁观 
 
  为了写鲁迅,李静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,《鲁迅全集》《许广平文集》和朱正的《一个人的呐喊》等都是长期的案头书,“贴心贴肺用了一段时间——这时段读《死火》会哭,念《故乡》和《社戏》会哭,翻《写于深夜里》会哭,看他给曹白、萧军、山本初枝的信,更会哭……当然也笑,他的杂文和信,常常是很逗的,但我感到不如哭来劲,不哭不足以发泄我对这性感小老头痛到骨头里的爱恋”,李静说:“冷眼旁观又用了一段时间——这时段专挑他毛病:对待朱安,他那是典型的家庭冷暴力吧?二弟周作人跟他决裂,除了‘经济原因还是男女原因’的谜案无解,恐怕也因为受不了他的‘道德强迫症’吧?” 
 
■ 两难困境:主张科学又感情用事 
 
  “鲁迅的平生,有三大伤心——早年不幸的婚姻,中年兄弟失和,晚年与全心扶助的左翼力量闹得不愉快”,李静认为,鲁迅虽然一生主张科学和进步,但本质上是个感情用事的人,是感情决定了他一生的路向。 
 
  鲁迅有很孩子气的一面,增田涉回忆,鲁迅几次对他说:“我爱月亮和小孩,我讨厌说谎的人和煤烟。”在厦门大学教书时,他和许广平鱼雁传书两地相思,路上他看见猪吃相思树叶,遂与该猪决斗。别人问他何故如此,他笑答:“这话不方便告诉你。” 
 
  李静说:“他永处在两难的道德困境中。‘三一八’惨案后,他绝食数日痛不欲生——青年们因他的文章而生发勇气去请愿和斗争,惨死在枪弹之下,他自己却安然活在世上,他认为自己负有蛊惑的罪责。但他同时感到,如果沉默,任国人浑浑噩噩,也一样负罪。”在鲁迅的私生活里,也有某种前后不一的逻辑。理念上,他尊重女性及其独立性。但对他不爱的妻子朱安,几乎一直是冷脸不说话,并不在乎这会对她造成怎样的内伤。他曾决定“为她做一世的牺牲,还掉四千年的旧账”,许广平的到来打破了这个承诺。与许广平结婚后,许要出外独立工作,他不允,要她做助手。本报记者 王法艳 
 
   (来源:半岛网-半岛都市报) 
标签:   转载请注明出处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收藏  转载

相关人气资讯 :

今天,我来当小编!  我要投稿
热门标签 :